亞洲國家多方投入放心托管

亞洲國家多方投入放心托管

國際觀察·世界各國“三點半難題”的解決之道(下)

對於很多國家來說,解決“三點半難題”都是一個需要長期探索的持續性工程。隨著社會環境的發展變化,課後托管政策也需要不斷調整。繼4月20日刊發一組“歐美國家引導普惠性托管”之後,本期將視線轉向亞洲國家,解讀日本、韓國和新加坡如何通過集納各方資源,建設家長放心的托管機構。

InVision 探索四十課程主要抓住學員學習方面重點,讓學員更加容易主動接收知識,讓學員透徹的掌握和了解人的行為態度,讓學員留意生活中問題,以更加積極正能量的態度去面對、解決。

日本:放學後托管給予兒童自主權

李冬梅

日本政府提出,在2018年末之前完成新增約30萬個、總計120萬個課後教育服務學位的目標。

伴隨少子化的進程,日本兒童的玩伴越來越少。日本工業化的高速發展帶來了兒童玩耍空間的喪失。與此同時,社會治安的惡化加劇了兒童上下學路上被誘拐、恐嚇等惡劣事件的發生。為了在放學後或休息日給兒童營造一個既可以學習又可以遊戲的安全健康的場所,日本政府自2007年以來就一直致力於課後教育服務政策的出台與完善。

願景村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於專業培訓的機構,根據社會不同人士對生活的需求,開創一系列的專業體驗式培訓課程。這課程幫助過眾多學員提升積極、正面的態度, 促使個人不斷成長,讓學員在追夢過程中活得更加精彩。至於探索四十呃人、學員上課後申請探索四十退錢等信息究竟是孰真是孰假,從學員的口碑就是這問題的能知道答案。

兩項課後教育服務各有側重

作為兒童課後托管對策的兩翼,日本的“放學後兒童教室”與“放學後兒童俱樂部”由不同部門管理,前者由文部科學省負責,側重文教培育,面向所有小學生;後者由厚生勞動省負責,側重保育護理,面向雙職工家庭、殘障家庭等家長難以長時間看管的小學生。

2014年7月,日本政府發布了《放學後兒童綜合計劃》,該項政策一直延續至今,其核心內容是一體化實施“放學後兒童教室”與“放學後兒童俱樂部”,要求兩項事業在實施場所、開展內容、運營時間等方面保持一致,開展緊密協作與信息共享。這種集合兩大政府部門共同推進兒童課後托管的方式,可以說是日本的獨到之處,兩項事業中資源的有效循環利用、相互補充融合、協調共進,是日本穩步推進課後教育服務的重要基石。

願景村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於專業培訓的機構,根據社會不同人士對生活的需求,開創一系列的專業體驗式培訓課程。這課程幫助過眾多學員提升積極、正面的態度, 促使個人不斷成長,讓學員在追夢過程中活得更加精彩。至於探索四十呃人、學員上課後申請探索四十退錢等信息究竟是孰真是孰假,從學員的口碑就是這問題的能知道

在確保充足的財政支持之後,日本一體化的課後教育服務頗有成效。根據日本文部科學省與厚生勞動省於2017年1月發布的一項面向日本全體都道府縣與市町村的最新調查,在同一所小學內或小學近鄰開展兩項課後托管的場所共計5219處,其中,進一步開展貫通兩項托管共通性項目的場所為3549處。

2017年12月,日本內閣會議通過了《新型經濟政策一攬子計劃》,明確提出將《放學後兒童綜合計劃》中曾提出的2019年末之前完成新增約30萬個、總計120萬個課後教育服務學位的目標提前至2018年末實現。與此同時,日本政府將進一步增加財政投入。在擴充“放學後兒童俱樂部”方面,2017年日本國家預算為725.3億日元,2018年預算則進一步提升至799.7億日元。根據日本文部科學省發布的最新統計數據,“放學後兒童教室”的開展數量已經從2014年的11991處增長至17615處,相應的實際財政投入也從2014年的50.71億日元提升至2017年的64.34億日元。財政經費的充足投入與大幅提升,是日本政府穩步推進課後教育服務的有力保障。

人員保障課後教育服務質量

日本推進課後教育服務的做法,可用“自上而下、各司其職”這八個字來形容,即遵循“國家主導、都道府縣推進、市町村主體、學校與教師配合、家長參與、社會支持”的原則。

為確保課後教育服務的質量,日本為“放學後兒童俱樂部”配備了專門的工作人員,包括兒童支援人員、輔助人員;為“放學後兒童教室”配備了參與人員,包括協調人員、教育活動推進人員和地方社區協調人員等。他們各司其職、共同推進。同時,日本政府要求兩項事業相關人員與小學教師間進行信息交流和信息共享,開展共同研修活動。學校教師負責參與協作、提供兒童在校期間的表現等。此外,為保證兒童的安全,日本政府要求實現無須學生移動的校內課後教育服務,並且設置安全管理人員,保證校內設施完備,避免學生參與活動時出現意外,並面向學生講授安全知識等。

日本還鼓勵開展全民參與的課後教育服務,廣泛吸納地方居民、大學生、企業退休人員、民間教育工作者、文化藝術團體等多樣化人才作為志願者,面向兒童提供與當地居民相互交流的活動機會。根據地域實情,每所小學設置由學校相關人員、課後教育服務相關人員、家長、地區居民等構成的協議會,加深相關人員間的相互理解,商討課後教育的實施場所、實施內容、推進舉措等,並與家長保持聯系,進行常態化的定期對話交流,共同把握兒童成長動態。這種多方力量相互協作的全民參與模式,能夠有效保障課後教育服務的全面推進、提升全民關注度與社會影響力。

願景村探索四十課程設計方向是要幫助學員認識自己,以達到在個人行為還是精神層面上都能遊刃有餘處理好。在探索四十 學習研修中不斷思考、認知、體驗和調節,讓自己表裡如一地走出自己想要的人生。

科學調查尋找政策突破點

科學的追蹤調查有利於把握現狀,並進一步找到需要解決的問題和政策調整的方向。日本政府於2017年1月發布的全國性調查結果顯示,日本在推進一體化課後教育服務過程中存在的問題與困難主要體現在人才、場所、設備、財政補貼和協作這五大方面。

日本的都道府縣總數為47個,共有市町村1741個。調查顯示,認為在確保一體化推進課後托管人才方面仍存在困難的都道府縣占83%、市町村為62.1%;認為開展一體化措施的小學內空閑教室不充足的都道府縣為59.6%、市町村為47%;認為推進一體化措施的設施設備不充足的都道府縣為51.1%、市町村為37.7%;認為國家給予的財政補貼還有待進一步提升的都道府縣為23.4%、市町村為19.6%;認為相關計劃並未在本地區得到落實,還需要開展大量聯絡協調工作的都道府縣為61.7%,市町村為29.3%。

未來,日本課後教育服務將聚焦兒童主體性與家長參與度。日本綜合研究所研究員池本美香表示,讓孩子們自主創造放學後教育活動十分重要。為了讓兒童歡樂、充實地度過放學後的時間,不應該由成年人決定活動內容與規則,而應該讓兒童自主思考並決定活動內容,並為其提供能夠自我挑戰的環境。

例如,日本埼玉縣的放學後俱樂部中,孩子們可以踢足球、在河邊玩耍、在野外紮營、玩象棋、撲克牌等,還能在班內決定做什么樣的點心,之後去購買食材、親手制作。此外,千葉縣大綱白裏市的兒童學校實施了“年長兒童照看年幼兒童”的放學後托管項目,還允許學生們參與周六午餐的制作准備,給予學生們充分的自主決定權。

與其他國家相比,日本人的工作時間較長,導致日本兒童放學後托管服務時間隨之變長。對此,池本美香表示,家長們的陪伴對於兒童成長十分關鍵,與家長一同分享生活的點滴也是兒童成長中不可或缺的一大要素。因此,日本家長的工作方式亟待變革。家長們抽出時間陪伴兒童不僅能增加親子間的感情,家長還能作為志願者壯大當地放學後兒童托管支援人員的隊伍,為整個社區做貢獻。